您當前所在的位置:首頁>>政府資訊>>綜合信息>>全域旅游>>品味慶元

仙巖杜鵑次第開

發布日期:2019-06-21   

  杜鵑花的花期很長,這是杜鵑花的長項。箬坑村的人說,他們仙巖山上的杜鵑花,可以連開一二個月不敗。

  因為這片叫仙巖的杜鵑花,箬坑村專門修了一條路,從村里直通仙巖山腳。從箬坑村頭盤旋而上,彎彎曲曲,少說也有三四公里吧。現在,箬坑村雖然不近,但去箬坑的仙巖看杜鵑花卻不費勁。因為走下車來,仙巖杜鵑已近在咫尺。

  上山是一條石砌的山嶺。從山腳往上一大段山嶺,每一級都向上,沒有一點彎曲。這樣直接向上沒有緩沖的路,對于腳來說,對于人的體能來說,都是一種考驗。氣喘吁吁的游人心里納悶,為什么要這樣修?為什么不向左向右拐一拐,繞一繞?但到達嶺頭時你突然就明白了,把路修成這樣,修路的人是有用意的。因為嶺頭就是青云亭,青云直上嘛,青云嶺怎么能彎曲呢?再往深一層想,想青云直上,怎么能不使點勁流點汗呢?

  到達青云亭之后,上山的路已平坦了許多,視野也更加開闊。這是一條杜鵑花簇擁的山路,時不時就會遇上一叢叢開得特別熱烈、特別鮮艷的杜鵑花。蕩漾在這樣一條杜鵑花簇擁的山路上,人似乎一下就變通透了,豁達了。是的,活著,只要心存善念,心存感恩,心存敬畏,只要身心健康,雙腳有勁,能自由地隨處走走看看,就是一種幸福,一種快樂。

  “這里的杜鵑花,沒有想象的熱鬧,甚至有些清淡。”有人這樣說。但在我看來,這里的杜鵑開得很有層次,從山腳到山腰,從山腰到山頂,由淺入深再到淺次第開放。這樣有層次的杜鵑花,我覺得開得很好看,比清一色的熱鬧好看多了。不過,我不懂美學,只能說出我的感覺,卻說不出好看的原因在哪兒,道理在哪兒。

  這里的每一棵杜鵑樹,枝頭除了盛開的花朵外,都還掛著許多大小不一的花蕾。這些花蕾,就是杜鵑花不斷開放的接力棒,一棒接著一棒,次第慢慢而開,使杜鵑花期不斷延長。

  在仙巖頂上,除了杜鵑花,那些奇形怪狀的石頭也深深吸引著我。

  我遇上的第一處奇石,是個石門。登頂的路,就穿石門而過。石門由三塊巨石構成。墊底兩塊,一塊靠山,一塊斜立。靠山一塊是個方石,斜立一塊稍微向內傾斜,兩石一左一右,即為門墻;上方橫臥的一塊,一個棱角往方石和斜石輕輕一擱,成為門天,一個天然石門就這樣生成了。

  這門搭得不太經意,橫臥的那一塊,如果能夠平放,那多踏實,多牢靠,多好呀。但它就像故意似的,只用一個棱角,甚至只用一個點位與兩塊墊底石相交。乍一看,石門的門天似乎隨時都會松動或側翻。然而,我的這種擔心純屬多余和無知。因為,它一直就那么側立著,歷經風雨滄桑,萬千年紋絲不動。

  不過,老天爺把石門的門天側放是對的。這樣就可讓經過石門的人多出幾分好奇,如此巨大的門天,只擱那么一點,怎么不會側翻呢?并且,這門天這樣側著一定比平放好看,平放會顯得呆板,側著才顯得生動、自然、有靈氣。

  我遇上的第二塊奇石,就是突兀獨立的白鶴仙巖。它聳立在離仙巖頂不遠的山崗上,約四五米高,三四米寬,一二米厚。這石頭,像一塊屏風,就形狀而言,一點也不稀奇,甚至有些呆頭呆腦。但它稀奇就稀奇在它是一塊獨立的石頭,它的周邊都是泥土,它卻孓然獨立,既像從泥土里長出,又像從天上掉落。當然,我不知道它是從泥土里長出,還是從天上掉落,或既不是從泥土里長出,也不是從天上掉落。

  我還遇到了第三處和第四處奇石,它們都不是獨石,而是好多塊組成的一組。第三組在臨近仙巖頂峰的路上,兩石相對而立,兩邊高中間低,就像被一鈍器鍛壓成一個“凹”字,登頂之路就從“凹”字里通過。第四組在翻過仙巖頂峰的下山石嶺邊上,由四五塊巨石疊砌而成,高低不平,棱角分明,錯落有致,煞是好看。

  其實,仙巖山上臥著的許多巨石,它們或挨或壓,組成一個個奇形怪狀的石陣,使仙巖山多出了許多讓人浮想連翩的景致。那些石頭,不但使一些人不厭其煩地一次次親近仙巖山,也讓許多游人不厭其煩地一次次開動腦筋,把它想象成各種各樣的美麗的形狀。古人就給這片山上的石陣起過很多動人的名字,諸如白鶴仙巖、將軍巖、擊掌巖、鎖鏈巖、象鼻巖、夢筆生花、向陽塢等。

  因為此番去仙巖頂峰來去匆匆,沒有熟知仙巖的人作向導,除了那塊眾口相傳的白鶴仙巖外,我并不知道其他石陣叫什么,包括我路過的三石相疊石門、“凹”字形石槽和錯落有致的石陣。我想,這些石頭和石陣,古人一定給過它們想象,給過它們名字,甚至給過它們傳說。不過,要一一對應,并用圖文予以解釋,需要高人啟發,需要想象,更需要時間。

  

  異鄉看花人

  江根杜鵑節那天,來仙巖看杜鵑花的人,大多數是壽寧人。雖然沒有人作過這個統計,但依憑一些感覺,這個說法與實際情況一定八九不離十。因為,山上遇到的,大多是說著壽寧話的陌生人;路上遇到的,大多是掛著閩J牌照的大小車輛。

  大家都說,因為壽寧離仙巖近。我想,近一定是一個主要因素。幾十分鐘就能到達一個風景不錯的地方,一定讓很多人心動。

  然而,僅僅是因為近嗎?

  我一直覺得,離我們不遠的壽寧人,包括松溪人,政和人,他們的消費理念,或價值觀念,與我們是有一些區別的。他們勤勞,努力干活,拼命賺錢。同時,他們也比較講究吃喝,比較舍得去玩。比如,他們可以起個大早,把該干的活干完,然后帶上幾把賣不了幾個錢的掃把,悠哉悠哉地去趕集,并在集上悠哉悠哉地玩一整天。其實,他們趕集不是為了賣掃把,而是為了趕熱鬧,為了看看新鮮,或為了與某個人見上一面,聊一會天,或只為輕輕松松地玩上一天半天。

  在穿戴方面,他們似乎不怎么挑剔。他們更愿意把錢用在吃幾餐好飯,而不太會拿出太多錢買名牌服飾。

  他們的農民,也有外出打工的,但留在家鄉管山種田種菜的也不少。因此,他們撂荒的村莊不多,甚至有些村莊還很熱鬧。即便是那些外出打工賺了錢的人,他們中很多人還會回到村里,并在村里造一幢像樣的房子;撂荒的田地也不太多,進入他們的地界,一路上幾乎都有莊稼影子。

  而只隔著一座山的我們,情形就有些不同了。我們很多人心里,是看不起好吃好玩的他們的。我們還把一個男人拿幾把掃把去趕一天集,當成一個笑話到處流傳,也會對開著三輪車來仙巖看杜鵑花的人冷笑幾聲。末了,還會不無自豪地補白一句,瞧這懶漢!

  我們也勤勞,也努力干活,也拼命賺錢。但我們不太講究吃喝,更不舍得放下工作去玩。我們想得最多的,是如何把子女送出去讀書,送出去工作,如何在經濟上更多更好地支持他們買房、買車、娶妻、生子。如此重任在肩,這一生還能輕松地吃喝玩樂嗎?因此,我們焦急,焦慮,甚至焦頭爛額。

仙巖杜鵑次第而開,花期自然就長了。因為次第就是一種次秩,就是一種有次秩的慢生活。而壽寧人在我們的杜鵑節上扎堆,他們的生活方式,似乎與仙巖杜鵑次第開更相吻合。





( 責任編輯:慶元縣文廣旅體局)
 
 

主辦:慶元縣人民政府辦公室 備案號:浙ICP備10007696

浙公網安備 33112602000045號 網站標識碼:3311260001

建議分辨率1024*768 建議使用IE8.0瀏覽器瀏覽本站

        

蛋糕谷注册